逻辑层次模型

〇、引言

逻辑层次模型(Neuro-Logical Levels),也被称为理解六层次,由于它有六个不同层级,因此,也经常被称为NL6L,或者被简写为6L模型。

上图是我用在“做自己的CEO”课程讲解中的示意图。这个模型自上而下地分为了六个不同层次,各个层次所关注的问题在图上也有标注。

这个模型不像黄金思维圈、GROW等模型应用的广泛,因为它主要在NLP领域中广为人知,由于市场上的NLP从业者鱼龙混杂,导致很多人对NLP有错误的认识,因而限制了模型的传播。

你知道这个模型有多重要么?我回顾了一下我和这个模型的关系,我发现它被我应用在:持续动力调整、假设体系构建、反思、中长期目标制定、系统动力分析、个人成果库建设、如何有效获得改变、咨询时的洞察、他人能力水平判断、问题解决、意义追寻等领域。看到了么,这么多领域都在应用,早学早享受复利效应!

关于6L,我希望能够向你介绍以下内容:

  • 它的起源以及创始人的地位说明;
  • 每个层次的元素介绍;
  • 该模型对应的助人领域划分介绍;
  • 该模型在动力调整上的应用;
  • 该模型在目标制定上的应用;
  • 该模型在假设体系构建上的应用;
  • 反思实例:如何解决“怕丢人”问题。

一、起源及创始人

理解层次是由罗伯特·迪尔茨(Robert Dilts)原创形成的重要模型。罗伯特·迪尔茨,你可以将他理解为NLP界的乔布斯(他也是乔布斯的私人教练)。

他原创发明了若干NLP高级技巧,例如:系统NLP、逻辑层次、重塑印记法、整合互相矛盾信念的技巧、巧妙应对术、串生词策略、消除过敏技巧、信念变换循环、生生不息的NLP模式、NLP的统一场论等等。要知道,一个逻辑层次就给我带来了无限的动力,更何况其他的方法。

他是美国NLP大学的执行长,作为NLP界的首席学府,数十年间,育人无数,世界各国知名的培训师及治疗师都曾就读于该校。国内比较著名的李中莹老师、张国维老师、戴志强老师、黄国团老师都曾多次向他求学。

此外,他还以自己的力量,拯救了原来不被心理学界看重的NLP技术。早期的NLP,由加州大学语言系的副教授约翰·格瑞德和计算机系的学生理查·班德勒研究创建,但是由于两个人为人处世方式,让NLP沦为商业技巧/工具,不被心理治疗界看好。而同在加州大学的罗伯特·迪尔茨,凭着他天才的智慧、严谨的治学和巨大的热情,从原有NLP的雏形中不断研究发展出现今NLP大半的技巧,他也成为NLP学界唯一被世界心理治疗大会邀请的老师,这是极不容易的。

在全世界范围内,迪尔茨为各种专业团体和组织进行领导和组织发展方面的教练、咨询和培训工作,客户包括:苹果电脑、惠普、IBM、世界银行、意大利航空公司、意大利电信、卢卡斯电影有限公司、美国培训发展协会……除了率先把NLP应用于商业、教育、创造力开发、健康、领导力培养之外,他还对NLP领域的发展作出特别贡献,其中包括开设NLP策略和信念系统技巧的工作坊、开发著名的系统NLP等。

毫不夸张的说,没有罗伯特·迪尔茨,就没有NLP的今天,而他也是全球NLP领域的殿堂级人物。

(本部分内容编辑自李中莹的博文:《罗伯特·迪尔茨:NLP的殿堂级人物》)

二、“理解层次”各层次元素介绍

理解层次是罗伯特·迪尔茨在1991年推出的一套模型,它是一种层次化的解释系统、决策指导系统,可以用来解释各种发生的现象、问题、表现,同时还可以凭借它找到解决问题、优化表现的方法。

这是一套稳定的六层概念组成的模式(Pattern),说到模式就必须要谈到识别,模式就是用来被识别的。理解层次的6个层次中都包含若干概念,对这些概念的掌握,就可以帮助自己在结果发生时,可以快速提取属性、萃取概念,进行模式识别,大幅度提升理解效率。

以此看看六个层次中的概念内容,自上而下地来看。

(一)L1:系统/精神层

这个层次中要考虑自己和对象的关系,由于“对象”有大小,所以这个层次也是可大可小,如果我们讨论的是自己和世界的关系,那这个层次考虑的就是世界观,如果考虑的是家庭,那这里谈论的就是自己和家庭的关系。在很多其他人解释中,将这个层次称为“精神”层次,让人很难理解,那么,为什么这个层次被称为“系统”呢?如果你明白元素、关系都是系统的要素,就可以理解了。总结一句,这个部分要求我们不断澄清自己的世界观,因为6L是自上而下统领,越是能够澄清自己的三观体系,越容易让整个模型稳定发挥作用。

(二)L2:身份层

这个层次中要考虑自己是谁,这个对“Who”的探讨是基于L1层而言的,比如说你和职业的系统、你和爱人的系统,这两个系统内你的身份是不同的。在这个层次中,最高维度可以考虑到人生观、自己和世界互动方式等问题,基本维度上就是考虑某个领域身份以及处事标准的问题。澄清身份,有助于自身责任力量最大化地发挥(责任=身份+标准+行动),也有助于为自己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、愿景和目标。澄清自己的身份,只需要一个问题:“我是谁?”,随着身份的不断明确,由身份带来的力量就会越强大,想想看,“我是一个学习者”和“我是中国最懂得思考的、最能够将学习和价值生产结合的终身学习者”,这两个身份之间给人带来的力量感受差距是巨大的。

(三)L3:信念和价值层

这个层次要考虑在某一种身份下的信念、价值和规则(Beliefs,Values & Rules,以下简称BVR)当你的身份确定之后,你就要不断澄清自己的信念(你坚信什么就是这样),并且为自己的信念而努力、做出选择;价值是自己判断某一件事重要与否的理由,它必须以核心价值观为基本原则,然后根据某一件事情的具体情况来判断,你的价值选择都必须要为你的身份加分才行;规则为我们限定了底限和边界,指导我们前行不要误入歧途。很多人谈到关于人生原则的问题,通常也是在这一层次的考虑,原则可以是某一些BVR的组合,通常刻画出这种身份的特点。

(四)L4:能力层

不同身份除了有不同的BVR之外,还有不同的能力,能力决定着某一种身份上能够实现什么。说到这里就要再简单谈谈身份和能力的关系,如果你明确了身份,就会知道自己应该学习哪些知识、提升哪些技能;如果身份不清,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而被动提升能力,假如提升了10种能力,而未来的某一种身份里只能用到其中的3种,其他的能力对这种身份的增益效果就损失了,成长效率就会大幅度降低。这也给很多人以启示:在选择学习目标之前,问问自己是谁以及这个分身下的BVR,这对于降低焦虑感很有帮助的。

(五) L5:行为层

行为层是你具体做事的表现。人生是个复杂系统,理解层次也是上线彼此构建的,行为受制于身份、也反作用于能力,进而影响到你的身份。借助黄金思维圈模型思考,行为处于What层面,如果你只在What层面努力,更高概率地陷入果上努力的困境,各种问题将会多发、成长效率会大幅度降低。所以,在日常关注每一个行为的表现,反思某一种行为背后的模式,努力突破一些固有模式锁定效应,让自己上下打通,不内耗。从另外的角度来说,我们分析问题的时候,也通常会从行为层面切入,因为,行为是唯一表现在外部的,持续训练可以帮助我们对行为背后的身份、价值、信念、能力等进行分析。

(六)L6:环境层

最后一个层次需要考虑的内容很多,我们通常考虑环境,会考虑到身边的人事物、各种信息、平台……每个人都生活在环境中,我们初始模式的形成就是和环境互动的结果,环境可能会影响我们确定身份、人生目标,也可能因为环境而放纵了自己的行为。佛家说因缘际会的“缘”就是环境、外部原因,做为结果产生的重要原因,我们必须注重自己和环境的关系。还是那个观点,必须先从顶端开始确立自己身份,然后不断向下层思考,让自己不受制环境而是将环境变成资源加以利用。

理解层次要求我们以上统下,看上去有点难,对于很多靠直觉生活的人来说,根本没有办法上手。可是,高价值的成长策略都是反直觉的,我建议我的伙伴选择高价值的成长方式,而不是让自己爽的方式。

N-1、反思实例:如何解决“怕丢人”问题。

(一)触发器

2002年7月,我信心满满地从考场出来,因为我的英语成绩从来没有低于145分过,换算成100分的卷子,最少也是98分。信心是在反复实践中建立的,果然,成绩到手一看,147分!

15年后的今天,我在给梓畅和晓沐讲大脑运作模式原理的时候,本想让她们感受一下认知冲突,但是却卡住了。

图片里的每个单词,我都可以轻松地念出来,可是,我还是像往常一样,遇到需要读出来的英文,就扔到一边
梓畅笑我说:“怎么了,怎么了,为啥不念了呢?”
笑着说:“我想起了北海公园的画面。”这句话刚说出口,我突然发现:自己陷入在第一反应的模式中了,这个模式是:每当遇到刺激为“阅读英文内容”,我的响应就是“顾左右而言他”。
想到这里,身上就一阵冷汗,我竟然被这个模式绑架了15年,让我从一个英语尖子生,变成了现在的恐慌者。必须要抓紧反思,打破这个固有模式。

(二)难以忘怀的故事

上大学的第二年,我找了个女朋友,她叫小U。她是我的老乡,跟我一个学校,读的是英语语言文学专业,粗暴点说就是“专业是学英语的”。

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就跑去北海公园玩。作为大北京的著名景点,每个景观都有个牌子介绍此处的基本情况,每个牌子上有中文也有英文。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爱显摆(又发现一个模式),我到了一个景点就对她念出英文……

开始,小U只是笑笑,后来突然没有忍住,说了一句:“你这个威海英语发音不对啊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我也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,就是觉得一阵阵的不好意思、尴尬,但是,为了掩饰,我还是假装嬉皮笑脸的样子。果然,事情就过去了。(理解这段我标粗原因的伙伴,请关联TMBRT模型生成模式的原理)

之后有一天,我们恰好都在一号教学楼上课,下课之后,我就叫她一起上自习,我们就在楼下的核桃林见面,远远地,我看着小U和她舍友一起走过来。我想自己也不差,平时也没有和她们见过面,就主动迎上去,果然,她们都对我印象还蛮好的。

一起走了一会,她的舍友其中一人就问我:“你是学什么专业的?”我也不知道脑子哪根弦搭错了(又是一种模式),竟然用英文回答了她们!!!

在我将TV的“V”发音为vei之后,她们全部都笑了,小U跑过来跟我说:“那个不读vei,读vi,你这个威海英语啊。”

我立刻哈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跟你们开玩笑啊,要不怎么打入到你们内部呢?”说完,拉着小U就跑走了,而那一天的自习我整个人都游离了,总是静不下心来。

从那之后,我再也没有公开念过英语,“听说读写”其中一枝受损,竟然导致整个英文全面崩盘,一直崩到梓畅跟我开玩笑。

(三)模式分析:怕丢人

我不是没有发现自己有这个情况:在这15年里,但凡用到英语的地方,我就会想到这两幅画面。

因为我的内在模式有一个积极动力,所以,我也尝试着用过各种方法解决:用扇贝网背单词超过500天、每天练习一个英语句式、完成新概念四册内容的背诵,后来发现自己都在“听写读”上努力,还尝试着去参加了美语英语发音班。

可是,由于我可以很容易读懂英文文献,在缺乏价值激励和相关动机的情况下,我越来越不讲英文了。

那么,这两个故事就是导致我成为英语瘸腿者的原因吧!

错!这是单因果关系,一个深度反思者绝不会满足于单因果关系,必须要问问自己:为什么出了错我就不敢说英语了呢?

人的底层情绪有爱和怕两种,“出错就不说英语”这明显是系统1在起作用,一定是和情绪绑定在一起的,那么,这个结果的出现,一定是我在害怕什么。
我在怕什么?

一个答案冒出来:怕丢人

(四)联想:我的惧怕

想到这里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
昨天下午,我和公司同事开会,讨论2018年年度目标的课程安排,我拟定安排“目标制定”和“目标达成辅助”两类课程活动,并且将营收目标确定在60-100万之间。

开完会出门之后,迎着冷风,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,于是我赶紧去双核群里找温暖。

昨晚在反思究竟恐慌的是什么,我并没有得到答案。正如元元姐说的那样:在个人目标管理领域,我不敢说是全国第一名,但是一定是第一梯队的,无论从实践时间、理论深度、应用灵活程度、问题解决精准度等环节都有充足的积累,我有什么不敢的呢?
现在突然明白了,原来是怕丢人:因为我知道我还有做得不足的地方,我需要不断改进的地方,但是,因为自己觉得不够好,所以,生怕做完了丢人
想到这里我也想明白了,我总是期待给我的用户提供最完整的体系、一旦我成长了,我就想把原来的产品更换掉,因为我已经不满意产品了。可是,这却导致我的产品总是难以定型,运营压力很大,小伙伴们总是在这个部分给我提意见。之所以我会这样做,就是因为“怕丢人”这个模式在起作用,它主导着我的决策,而我的系统2却没有发现。
如果说,优化产品是给自己增光添彩,那拖延就真的是“怕丢人”带来的负面表现了。比如说8月份的《跃迁》共读领读活动,我就发现自己总是在各个环节都有拖延的情况,想要开始做事情的时候,就坐立不安、不知如何是好了,时间就大把大把地流逝了。想想看,确实想要完美,但是,更打动我自己的还是“怕丢人”。

(五)区分模式的关键

“怕丢人不是好事么?正因为一个人要脸面,所以,才会去努力啊,你看我就没有这种模式,总是没羞没臊的,也不管别人怎么想,就做好我自己的事情。”梓畅向我问出这个问题。

我看了下系统动力分析的流程图,在模式上有一个关键指标:耗损。如果说一个模式总是让你耗损,它的运转结果会损耗大量的能量、意志力,那它就不是一个好的模式。模式分好坏,关键看耗损!
怕丢人确实可以给我带来很强的动力,让我不满足于当下,让我不断去提升自己,可是,这种模式在理解层次的角度来看,它是一种自下而上的思考模式,虽然有时候有用,但是它还是给我带来了各种损耗,比如说:恐惧、拖延、完美主义……

那这个模式肯定有问题,至少,按照理解层次我应该自上而下地思考,去澄清我究竟是谁、我的信念体系是什么,然后用更好的、更自然的、更平和的模式来让自己持续昂扬向上。

(六)原理分析

模式是由TMBRT模型持续作用而成的,多年以来形成的固定模式很难更改的,这就是我的第一反应。

但是,我如果没有发现那就算了,在之前没有发现的15年里,它也确实控制了我15年。可是,现在我已经觉察到它的存在了,那必须用刻意练习的方式,把这个错误模式更换掉。

模式更换有两种方式:“向过去”和“向未来”。

“向过去”的方式,是分析模式产生的原因,一层层地剥开、一层层地分析,通常这都是心理咨询师的逻辑,找到让你产生“怕丢人”的原因:比如说孩童时期,家庭教育总是说“你这个做不好别人会看不起你的”,于是,我们就把自己的表现和他人眼中的自己进行了绑定,明明是应该为了自己,却为了他人是否看得起自己而努力了;还比如说有的家庭教育不断要求孩子再好一点、再好一点,而不是发挥热情和天赋,导致孩子形成优秀的扭曲。心理咨询师找到了模式的起因,然后帮助你更换掉那些错误的信念(见理解层次第三层),再建立新的模式就好了。

“向未来”的方式,是考虑如何跳过现有模式,直接采用新的模式来替代的处理方式,这通常都是教练的逻辑,找到全新路径去走。比如说,使用理解层次重新梳理:身份-信念,然后为自己设置新的触发器,在新的刺激出现之后,直接使用全新的方式来推进行动,通过刻意练习,形成新的模式来取代过去。

(七)改变的方法

过去不能改变,但是我们可以改变对过去的评价,方法只有一个:把未来过好。所以,我选择后者,再次调用理解层次形成全新模式如下:

触发器:当我再次感到难为情、怕做不好、完美主义的时候。响应机制:启动下面清单。

嘿,永澄,看你又在害怕和恐惧了是不是?来来来,我知道你有这个情况,所以提前给你了个锦囊,让我们转危为安吧。

关系:你知道么,你之所以有情绪,是因为面临着挑战,那件事情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了,你又获得了一个成长大机会了。在这个挑战中,你因为担心自己做不好,而有情绪波动,我们先把情绪放下,来看看我们在什么系统中:系统里有你、挑战、别人的评价。

身份:你要知道你是谁,这很重要,因为它将给你带来锚定。从三观的角度来看,你是一个求真者,求真就是成为一个不断变得更好的人,不断向高手靠近的人,面临挑战会让你更能够成为这样的人。在这个身份下,你真的要关注问题,而不是逃避,用你最厉害的反思能力去面对挑战带来的冲击吧。此外,你还是一个演员,你正在扮演着自己,让这个“被扮演者”去体验,让你这个“演员”去观察不是很好么?

信念:既然做为一个求真者、应对挑战的人,那你就要知道,身在挑战过程中,其实并不见得那么容易的。那么,请把这些信念读读吧:
- 我拥有着成长型心智
- 任何问题都是成长的契机和基石
- 别人评价我好不好并不影响我的客观存在,我要变得更好来自于持续挑战,我要变好来自于改进暴露出的问题
- 怕,来自于担心失去,这是“果上努力”,要关注自己的影响圈
- 一切杀不死我的都会让我强大
- 嘿,情绪脑,你的身体受伤害了么?没有的话请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功能脑吧
- 体验是人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投身其中、抽身观察,充分享受
- BTAFE
- 至少你的价值被积累了
 

能力:你难道不知道你是一个很高级的成长者么?这个身份虽然没有在前面说明,但是,这个身份里隐含着各种能力,比如说:
- 信息组块化能力,你可以用模型将灵感进行结构化;
- 系统思考的能力,在多个元素中你可以找到关系和关键抓手;
- 使用目标达成术将你的灵感转化成可以推进的任务;
- 项目管理的能力,你可以将任务分阶段思考和推进;
- 大量个人成长的积累,你在自己的能力圈里呢,你不觉得自己厉害,但是别人并不这么想;
 

行动:既然你身份明确、信念坚定、能力突出,我们考虑的一定是那个你认为最难的部分了,正是它在限制你的能力发挥,解决掉它,我们的动力就能从内耗集中到推进任务上了。所以,现在,你要做的是,拿出一支笔,把脑海中的所有好的、坏的都写下来。写完了如果觉得还有问题,赶紧打开“双核自驱引擎”的群,让小伙伴们给予力量吧!
 

环境:我有梓畅大法师做为合伙人帮我平复,有团队和我一起搞搞搞,有秀燕可以推进任务帮我弥补我的不足,有核心小伙伴为我出谋划策,我的人品不坏很多高手老师都愿意帮助我。
写完了之后我读了一遍,感觉特别想推进年度目标的课程,甚至想跟大家说说英语了~

N、参考资料


其他内容
一直想写理解层次这个模型,但是,实话实说,我没有那么强的能力把这个模型的功能表达清楚。六个层次至少就是六个元素,它们虽然被上下地排列在一起,但是两两组合、两两促进、两两制约、三三组合、三三……还有就是跨层次的关系等,可以形成的理解能力范围广泛且深入;而它还可以应用在无数领域中,而我只是熟悉个人成长这个领域。
不过,总不要等到完美才开始吧,越是将其显性化,它也就越能构建我。这个系列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,不过,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写作能力而阻碍了你去和这个模型在一起,拿到生活里去尝试一下,你会发现自己的理解力、洞察力会瞬间暴涨,有感觉了记得跟我交流。


2018-12-24 19:36:26

方法论:

  • 逻辑层次获得整体架构。如果层次在能力层次上的话,那这个老师并不值得跟随学习。
  • 逻辑水平分析。使用 GC 分析,对这个老师不同逻辑层次上进行分析,观察他在不同水平上的逻辑、假设,以判断这个老师在什么地方需要被赋能。
  • 自己要知道学点什么。这里调用年轻人跟领导学的那个策略
  • 知道怎么找到老师。这里调用雨悦曾经准备的,找到老师的方法论。

ChangeLog

  • 2017-11-13 更新起源、创始人、元素介绍部分 by 易仁永澄